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th Apr 2013 | 一般 | (1 Reads)
在那夢帆升起的地方 有一張搖籃床, 溫水做鋪, 天空做帳, 她瀰漫著呢喃的情的絮語, 還蒸騰著氤氳的夢的清香! 車窗外大雨滂沱,夏季的炎熱已在雨聲中蕩然無存,只有遠處點點星火偶爾溫情的眨眼,山那邊呈現的略帶紅亮的天空,萬家燈火靜立在隱約的山間,彷彿傳說中的蓬萊仙宮。滿心的好奇,滿眼的驚奇中,車子駛進一條長達兩公里的隧道,這是否是進桃源仙境的那個“山有小口,彷彿若有光”的地方呢?正疑惑著,車子穿出了隧道,徐徐下坡,峰迴路轉,百步九折,停在了霓虹燈下。 路旁搖曳著幾棵多情的垂柳,似乎小橋流水邊有人家;地面鋪滿光滑的鵝卵石,踏著儼然山澗小溪邊的青苔;夾道的鳳尾竹和那悠揚的葫蘆絲告訴我,這裡是孔雀的家鄉!赤著腳,提著鞋,與清涼的鵝卵石親密接觸,感覺總是怪怪的,走路也像在舞蹈,招來同伴的陣陣笑聲。樂乎!夢乎? 第一次晚上泡溫泉,還如此打扮。有些羞澀的穿行在夜色中,那裡還能像影視上那些麗人款款大方的招搖呢?這樣的裝扮應該是走在金燦燦的海灘,或是在挺拔的椰樹下吧,怎麼又在這蜿蜒的小徑邊呢?幾條人影隨著風一樣飄忽的音樂,飄忽在鳳尾竹叢中。迷離的夜霧水霧雨霧中,大大小小的池子閃著粼粼的光。那曲折的竹樓裡,柔柔的溫情的螢火似的燈籠好像也在有意無意的渲染著眼前這幅煙雨水鄉圖。我是在夢中麼? 慢慢走下扶梯,小心翼翼的探腳下去,略帶暖意的水漫過腳背,柔柔的,暖暖的,攙扶著朋友伸過來的手,繼續往下走,慢慢蹲下身去,溫水浸過小腿,往上往上,直到漫過胸口!清涼的風飄過髮際,撫摸著因緊張因水溫而透紅的臉,似乎又回到了家鄉的小溪邊,甚至嗅到了溪邊淡淡的青草味,漲水時飄過來的點點水腥味。家鄉也有一條很小很小的溪,年少時也和夥伴們一起在溪邊掰高筍、打豬草、捉小魚、尋河蚌,小腳丫踩過那清澈的溪水,小臉蛋親過那甜甜的柔波。慢慢長大了,一直嚮往著水的懷抱,卻一直只在遠處眺望;一直想感受水的溫情,卻一直只在岸邊苦等。有時甚至企圖滑進小溪,去擁抱那綠得醉人的瓊漿------即使漫步河邊,江邊,也只是空有對水的嚮往。沒去成海邊沙灘,也就感受不到水的溫柔和浪漫了。今天浸泡在這水的柔波裡,是夢麼? 池裡水並不深,有的地方及腰,有的地方齊腿,有的地方剛好沒過腳踝。我們游過了深水,又跳進了淺水,滾進了冷池,又滑進了暖池,我們在無數個池子中嬉戲遊玩,淺灘處匍匐著,熱水處我們又互相澆水,任憑那水和著歡笑聲灑在我們身上,浸入我們的每一個毛孔,舒活每一根筋骨,滋潤每一個疲憊的細胞,蒸發掉每一個曾有過的煩惱。 池中有石,她們是嫻靜的睡美人,橫臥在一蕩一漾的水中,白色的肌膚在水霧中若隱若現,映著淡淡的燈光,特別的安詳,特別的恬靜。我們就躺在她的臂彎中,依在她的長腿上,也在她面前東倒西歪的游動,如同她看護下的嬰孩。升騰的水霧就是她呼吸著的幽幽的馨香,這幽香又瀰漫在我們周圍,瀰漫在我們心上!夢啊,不是麼? 嬉戲累了,就在一處淺灘躺下,頭枕著救生圈,任髮絲飄散在水中,隨著水波蕩漾,腳依然在水中拍打著,視野中映出了水面上蒸騰的霧氣,還有迴廊上的燈光,水氣又蔓延到迴廊上,一直瀰漫開去。遠遠的,是頂住天幕的遠山,我們竟如幼小的嬰兒躺在寬敞的床上,而我們的床就是這一池溫水,那高聳入雲的山就是那寬闊的帳篷吧,帳篷頂還有依稀的燈光呢!只是今晚的那盞多情的月亮船燈上哪裡去了?這樣的夜色,這樣的靜謐,想來一定是泡到溫泉裡不願意出來了吧? 突然間想翩翩起舞, 在悠揚癡迷的音樂中, 在熒熒閃亮的池波中, 在迷離濕潤的濃霧中, 在兩山多情的擁抱中, 在濛濛夜色的親吻中, 在茫茫的沒有盡頭的天幕中, 在沉醉的馨香的甜夢中-----

| 3rd Apr 2013 | 一般 | (1 Reads)
談到憂愁,估計很多人都有很多感觸,這兩個字看起來是那麼的感傷,卻造就了許許多多的文學經典。縱觀歷史大凡能夠恆古永存的大多要麼大喜要麼大悲,似乎這樣才能產生共鳴,觸動讀者內心的那根弦奏出最美妙動情的樂章。 但是,雖然有喜有悲但還是以悲居多,縱觀歷史上的文學巨匠。我們信手拈來的諸如大氣豪邁的李白、憂國憂民的杜甫、傷情歲月的李清照、再如科舉失敗的張繼。這些都是大家耳熟能詳的詩人,其中還是以憂愁為基調的作品居多。就連最初在文學中的三部曲,也只有悲劇沒有喜劇。或許是那個時代太過滄桑,留給世人的更多是哀愁和憂傷。又或者是人們更加樂意去嘮叨自己內心的那份傷感,算是一種情感的宣洩吧!然而從來沒有人會靜下來思考,憂愁源於何物?為什麼人們總是會去感傷那麼多的東西,是這個世界太過悲劇,不夠美好還是人們自己內心的需要一種寄托。就像很多人會樂意把自己的情感寓於文字之中,有人說文字是人類情感的最好表達,文字下的感情正是自己內心最真實的想法。法繆塞說:“最美麗的詩歌是最絕望的詩歌,有些不朽的篇章是純粹的眼淚。”對於這個我從來都不會去懷疑,就像我現在在寫這篇文章一樣也是自己內心或者說是源於生活的一種領悟和內心的想法。估計憂愁的表達同樣也是一種寄托吧!再細想很多時候總會在不高興的時候希望有個知己能夠明白自己、瞭解自己、安慰自己。於是便有人感慨“人生能夠得一知己,也便足以”,高山流水,伯牙子期。 那麼關於憂愁又有多少可以去探討呢?答案肯定是無止境的,誰也無法對憂愁作出最令人滿意的答案。最簡單的解釋估計就是,憂愁即憂慮愁苦,但是這種心境遠遠不是這麼簡單的字眼就能夠詮釋。看看人類憂愁情感的發展和表達,估計就很難去下一個完整定義了。不過無論是在遠古的時代還是在現在的新世紀,人們關於憂愁的感慨都是那麼深刻。有南唐後主李煜的“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也有豪放酒仙李白的“白髮三千丈,緣愁似歌長”;失意張繼的“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而這些只是古人們的一些感慨。再把我們的目光轉向我們正生存的這個時代,幾米寫過“記住的,是不是永遠不會忘記,我守護如泡沫般燦爛的童話,快樂才剛剛開始,悲傷卻早已潛伏而來”;郭敬明說過“我是一個在感到寂寞的時候就會仰望天空的小孩,望著那個大太陽,望著那個大月亮,望到脖子酸痛,望到眼中噙滿淚水”。人們對於憂愁從來沒有因為時間的前進而停止,反而愈演愈烈。就算是天真的小孩都會感慨我喜歡鄰家那個扎小馬尾辮的笑起來有小酒窩的女孩,為什麼媽媽說我不可以呢?不同時代的少年似乎也和少年維特有些類似的煩惱輪廓,無論是農村還是鄉鎮和城市,可以說世界的每個角落都有充斥著悲喜,悲喜交加的味道豐富多彩。 也正是憂愁讓我們變得更加具有人的特性,豐富了我們內心的情感。可以說我們借助文字讓我們的情感得到了最充分的宣洩,或許也是文字才賦予了憂愁巨大的魅力。人們總是會感歎愁緒,雖然很多時候還是也會去分享自己內心深處那份情感。 對於憂愁的探討,估計是永遠都難以讀透,人們只能把自己置身別人的情境去感受他的想法這樣才能達到情感的融合。也正是這樣越是憂鬱的文章越是有人去咀嚼,因為其中魅力是無法抗拒的,也是人們情感深處最能湊出優美又憂鬱的曲目。 關於憂愁,這個和愛情一樣被世人所追捧,如鑽石般閃耀,最能觸動內心情感的奇幻石,也注定成為人類情感里程碑裡最永恆的傾述。